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社会 > 其他 >
2014年, 媒体圈的几个关键词
来源:中国科技在线
作者: 于凡诺
     2015-01-21 14:30:57

站在2015,回望。

实际上,新闻从未远去。媒体仍然是许多事情成败的关键。

停刊

\

老去的日渐式微,新生的日益蓬勃。有着追求,总是千难万难,或许我们的生命,决定了我们的容颜,但终有一天,我们发现我们的理想其实就是最真实的我们。

也许对于2014年的传统媒体界来说,最浓厚的两个字就是:停刊。

从 《新闻晚报》《钱经》《竞报》《天天新报》到《房地产时报》《科技新时代》《程序员》到《万象》《心理月刊Psychologies》,再到《杂文报》……

每一份名单,都撩动一拨人的心。尽管任何一个行业悲欢离合、生老病死,其实都是极其正常自然的事情。但是,正如《心理月刊Psychologies》甫一宣布即引起许多人内心唏嘘惆怅一样,12月5日,《杂文报》宣布停刊还是引起了人们多个层面的共鸣,这份目前国家唯一的专业杂文报纸,三十多年间,集聚浓缩了太多的喜怒哀乐,甚至超越了几代杂文人心血凝结所在,成为了数代人的集体回忆。当然《杂文报》停刊,也有人认为是时代的悲哀……

从备受宠爱的天堂到悄然消退的弃儿,引发不少人对于这个国家传统媒体人文理想情怀生存环境的思考。春夏秋冬,究竟什么才是人们执着追求的的黄金时代?追求和梦想扬起的头颅需要怎样才能走多远?

转型

\

2014年,媒体人扎堆离职、转型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19年的朱伟,《新周刊》18年的封新城,新浪17年的陈彤,还有网易总编辑赵莹,金融界总编辑黄建涛,如果时间稍稍推后一点,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,南方都市报总经理陈朝华,再略微靠前一点,搜狐前总编辑刘春,都已经挥手告别他们的曾经,选择了一种新的人生里程。

或许人生,从来就是一个前仆后继的过场,有些人马蹄匆匆,有些人黄沙滚滚。

十年前,陈彤说自己人生的最大目标就是新浪的总编辑。今天,经典仍在。他说,未来是改变不是告别,他的脉搏仍将会随它一起跳动。

瞬间便又是一年过去,回顾旧年辛苦,起早贪黒,匆匆来去……太多被迫之无奈……这真是一个越来越多牵制,日子便越过越快的时代。新年要是不能多挣脱些裹挟,仍不会有太多的自主。没有自主,便只会一年年这样滑过去。朱伟在新一年的第一天如是对自己说。或许他愿家中两条狗一生中多一些笑,少一些皱眉同时,亦在深度反思,人之一生是在为营造一个温馨的家而奋斗。

刘春说,对于无数媒体人而言,这一年有点儿冷。封新城,说开始了就让它开始吧。或许就像李东生所说,今年中国彩电的销量下降了7%,这在他记忆中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下滑。电视制造